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培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杨培江:真正的故乡,是令你找到归属感的地方

2015-02-02 10:40:58 来源:雅昌画廊网作者:Asura
A-A+

目前价格:★★★☆☆
市场潜力:★★★☆☆
装 饰 性:★★★★☆
收藏热度:★★★★☆
文化价值:★★★☆☆
     杨培江,1963年生于广东汕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目前为汕头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姑嫂》68x68cm
     真诚,是个人们总挂在嘴边的词,有时因为太常提起而忽视了其中的价值。但杨培江的真诚,在与他相处的过程里,总会流露。他总保持这一种朴素的低调,在朋友的聚会里往往是自我解嘲的角色。但一旦你为他提出艺术或生活上的问题,就会进入一种认真状态,来思考解答。他有着艺术家可贵的天真和单纯,也从不会掩饰创作中的焦虑,没有拘泥在身份下去刻意深奥。
一、故乡,就是找到归属感的地方
     英国作家毛姆曾说,你所出生的地方不一定是故乡,真正的故乡是令你找到归属感的地方。
     在这一点上,惠村对杨培江有着不同的意义。惠村究竟是个什么地方?他为何如此着迷。惠村是汕头饶平县的某个村镇,处于粤闽交界处,属于三不管地带。也正是这样成就了它秀丽、质朴的原生态,其实对杨培江来说惠村的心理意义远远大于它地理的位置。他与惠村结缘将近三十年,可以说这儿几乎见证了他美术的全部历程。大约在1985年,当时在广州美院就读的杨培江就听同学提起过惠村,他们在那里进行毕业创作,回校后向他描述趣事和景色:宁静安然的环境,淳朴的山民,漫山的草木,篱笆草垛,黄昏夕阳……这一切都让听话人心生向往。大多的时间,杨培江守在一个叫金背堂的村落,村里只有五六户人家,出入山村只有狭窄的一条小路。生机勃勃又带着浓浓的避世野逸。
     在他作品里,仿佛与乡村生活有着宿命的联系。每次下乡采集素材,他都会把自己“还原”成当地人,自然融入每日的生活,舍弃了在都市中的艺术家身份。只有全然的接纳一切,才会在其中找到触及心灵的闪光,在细节之中体悟乡野山间独特的美。他不是旁观,是一位亲历者。对于对乡村题材的坚持和乡土情怀,杨培江说,“我庆幸年轻时有过这么一段生活,能与自然如此的亲近,通过与这些乡村的、纯朴的村民的亲密接触,我受到了不少的启发。净化心灵的同时,也会变得不那么斤斤计较,心态更平和、知足”。这种坚守是自然发生的,因为他对这一切都有着踏实的归属感。
《树荫 1999》107x78cm
 
 
二、身处外围,让人更冷静 
     汕头,作为远离艺术中心的“边缘地带”,也许会令很多从事艺术的人不甘心。但这种距离制造的,除了名利得失,还有一种旁观者的冷静。“外围”是一个安静而不被打扰的环境,这种氛围让人们有机会更加专注于自己的思考;正是因为没有卷入主流的漩涡,才可以对更多个体关怀,保留了一种内心的温暖。
《赶集路上 2010》122x144cm
 
《果园逸事 》68x68cm
     杨培江画中的惠村,不是真实生活的照搬;而是他心目中,画笔下的惠村。经过了艺术的加工,显得夸张、荒诞、甚至带有笑意。无论是圆润饱满的线条,还是颇具张力的色彩、节奏,充满想象力的叙事安排,都带着纯真的情感。这些豪放的笔触,本身就在放射着一种生活本身的力量,表达了浓郁的热爱。在绘画过程里,讲究对突发情感的即兴处理,让作品带有一种偶得的幸运和新鲜感。在创作形式上,杨培江并没有拘泥于某一种风格和绘画媒介。而是广泛涉猎各种媒材,从水彩、水墨到油画,甚至综合材料的尝试。这种看似不安分,实际是内心的自我检讨精神和对能力的挑战。也许他不愿意作驻留一地的守望者,希望寻找自身更多的可能性。这种材料、题材、绘画方式的新尝试,各种媒介搭配造成的碰撞,给了他的作品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也大大增加了作品的可读性。
三、尾声
     杨培江说,他已有“多年不去惠村写生了,如今惠村已经不是当年的惠村”。他曾经熟悉的金背堂,村民们都搬到公路旁边居住,当年的村庄也不复存在。但是那些鲜活的、具有生命力的场景与人群,永远留在他的作品之中,像一段最闪光的回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培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